今天的稚挽白励志也要学习

时不时诈尸是我的日常

今天看侏罗纪2真刺激x
我:雷狮悄悄爬窗进入安迷修的房间
我:龙插龙还是龙插人
我:雷狮内心:做我的王妃
我:安迷修:生气到哭不给干
有灵感就接着写x

【雷安】皇子雷x骑士安

·皇子雷x骑士安

·ooc

·雷安

·幼儿园文笔

  楔子

  七月,他趁着放假陪疼他的前辈们在雷王星玩。

  中旬,他碰到了一个无理取闹的家伙,多次总是以吵架为结尾。

  下旬,他说:“雷狮,我要回去了,我要当保家卫国的骑士。可是,可是你也别难过,我会回来看你的。”

  那个无理取闹的家伙,一边说着幼稚一边同他拉钩。

 

·“安迷修,愣什么呢!好不容易放假,一起去玩!”前辈揉揉他的头,笑着说。

  “就是就是!平常真的是超辛苦的!”另一个前辈在一旁附和道。

  “唔…我会给你们添加负担的啦!还是不要好了…”安迷修停下笔,推辞道。

  “走啦走啦!出问题我们担着!”前辈拍拍自己的肩,嘴上挂着笑。

  呜哇…

  安迷修还没到目的地,才睡了个觉,就被恶作剧了一番。披肩长发,一点腮红,所幸的是,他没有穿上裙子。一旁的前辈忍不住笑出声,被安迷修按摩了许久。“迷修,迷修我错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下次还敢哈哈哈哈哈哈哈”,一行人嘻嘻哈哈,终于是来到雷王星。

  “迷修,要不我们去那?”前辈指指前方不远的一个小酒馆,安迷修精得很,一下子就看到里面的杂乱人群,听到里面的吵闹声,他道:“前辈你小心我告诉师父你整天想着…唔…唔!”前辈忙捂住他的嘴,“迷修千万别说!饶了哥哥吧!”

·前辈们整日带着他公园这玩集市那玩,不知是哪个提出迷修还未成熟,前辈们顿时吵着要不要带迷修去成人场所。安迷修光是听到成人这两字就慌了,连连推辞。然后,然后他就在租的这个房子里像以往一样练习剑术格斗,谁让他坚信骑士道呢。

  那年,他十一岁,雷狮十岁。

  “谁挡我的道?”

  那天,他遇到了一个小气,不对,是霸道的男孩。原因就是因为他采药不小心从高坡滚下来刚好就让雷狮看到他的丑态。他抬头,稍稍擦下嘴角,“抱歉,是在下失礼了。”他毕恭毕敬。假发不小心落下,雷狮刚要质疑刚刚自己的想法,可安迷修就是生的好看。怎么样都好看——那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小男孩,对他的第一印象。

  可雷狮却看不惯他的毕恭毕敬,质疑他的骑士道,否定他所憧憬的世界。当然,那是后话。

  他把面前那个爱献殷勤的小男孩拐回皇宫,好生照顾。这才发现,安迷修身上的狗牌,是敌国所属。雷狮他不知道那时在想什么,趁他熟睡,就拿走了他视为珍宝的狗牌。

  他采药,他在一旁跟着。

  他赏花,他在一旁想把那瞬间保存在脑海。

  他回国,他笑着目送他离开。

  临走前,安迷修说:“雷狮,我要回去了,我要当保家卫国的骑士。可是,可是你也别难过,我会回来看你的。”

  傻瓜,他一边帮他拭泪一边带着嘲笑的口吻说,难过的人不是你吗,真不像个男子汉。

  然后,他做了个后悔好多年,好多年的决定。

  他觉得那几天,遇见安迷修的那几天,时间真的好短。想念着安迷修的那几年,时间真的好长。

·第二次见面,他给雷狮一拳,“你为什么要偷我的牌子!”

  他是来和雷狮谈判的,为了他的保家卫国。可几天以来,雷狮都未和他谈过一点,哪怕是一点,关于两国的事情。

  雷狮拉他进了他幼时前辈开着玩笑指的那个酒馆,他什么都没点,雷狮倒是点了三瓶啤酒。

  两瓶,雷狮有了许些醉意。正当雷狮要开第三瓶的时候,安迷修拦住,“你醉了。”

  似是有点清醒,雷狮把啤酒开好递给他,“喏,喝了它。”他别过头,“不行,我得送你回去,你醉了。”雷狮闻言笑笑,“安迷修我可比你厉害,别忘了谁在你十一岁那年救了你的命。”安迷修一怔,接了那瓶酒,刚滑过舌尖,猛呛一口。

  “噗嗤。”雷狮笑,“果然骑士大人第一次喝酒啊。”

  “咳咳,”他试着缓过来,却不料,他是一杯倒属性。雷狮硬是把他扛回他刚在这租的房子。雷狮还不忘啧啧一句:“够朴素的,也对,毕竟是你。”

  他睡到日上三竿,敲敲脑门,有些断断续续的回忆。

  雷狮,昨晚,和他吻过?!

  这不,说曹操曹操到,作俑者倚在门上,说:“昨晚的事,都想起来了?”这句话让安迷修脸红了很长时候。

  “开玩笑的。”突如其来的这句话,安迷修好像听到有什么碎掉了的声音。

  他脑子有些疼,想起昨晚,雷狮坐在床边,不知醉没醉,说:“这几年,我见惯了那些臣子的花言巧语,勇士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如果你在,会用你那骑士道去拼个半死吧。”

  他醒来的第二天,这才发现,不少人盯着他俩。是雷王星国王的人!

  所以他才没有正儿八经地谈那什么国家,只不过是想让他们认为醉之后就没法谈,其实他压根没料到安迷修不沾酒。

  他有个弟弟,叫卡米尔,是个值得信任的人。安迷修得知他的喜好之后总是见到他时给他一个蛋糕,总是说:“这是感谢你的照顾。”

  有天晚上,卡米尔和雷狮聊了很久,安迷修半夜不知为什么突然醒过来,他听到了一些什么。

  “大哥,此举慎重。”

  “我干什么我自己知道。”

  “那如果他成为你的软肋呢。”

  “他?软肋?他可是说要做保家卫国的骑士呢。”

  迷迷糊糊,安迷修又睡了过去。

  醒来他挪个头,看见旁边睡着的是雷狮。

  他吓了一跳,彼此的身上衣物都脱去了,凌乱的在被子上。安迷修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大跳。想来,他昨天也没有喝酒啊,不会吧,他可是处男…

  醒醒,安迷修,你可是骑士团团长,你绝对不能因为这个就…

  “安迷修,傻了?”就…“哇!”正在拍脸试图让自己清醒的安迷修被雷狮逮个正着。

  “你这傻样,我看别人都瞧不起,要不,我就发发慈悲瞧上你?”

  “啊?”

 

雷王星三皇子继位,百姓称善,都道治理有方。

雷王星与各国交往甚好,再无战争。

——

我,流下了不会开车的眼泪。啊,作业一笔未动。【车暂时存着


我想..

【你他妈怎么还不填坑整天就是挖坑挖坑】

ooc的无冕和潜2【?】

·ooc

·继续无冕和潜?

 

  前面提到潜有这个身体的主导权,无冕之王是另一个人格。

  有时候无冕之王会冒出来。

  今天黑翼和潜做了。

  “哈…哈…轻点…不是卧槽你谁啊?!”

  “恩?你就是那个钢铁直男?少废话,全都我的。”

  然后无冕三天没有找潘多拉。

【所以我写了什么】

ooc的无冕和潜【?】

·ooc

·可以说黑潜?

  潜有这个身体的主导权,而无冕之王是另外一个人格。可以理解为,基佬和直男。

  有着主导权的潜,早已把心给了黑翼王,而无冕之王钟情于潘多拉。

  所以潘多拉和无冕之王培养感情的时候潜会捣乱。

  “潘多拉,其实我…是个基佬!”

  “什么?无冕,你没吃药吧!”

  “是的我没有吃药!刚刚开玩笑的!”

  “我已经钟情于奥拉区的黑翼王了,庆祝我们幸福!…不是潘多拉你听我说!!!”

  【所以到底写了什么玩意啊】

???【持续战斗中】

周伞的初中日常行为规范 chapter 2

·见前言使用提示万分感谢

左周右伞无误

有时候他真的非常羡慕住宿生,中午的时候完全不用担心迟到。“没事?”苏沐秋的头发被周泽楷撩起几分,他问。苏沐秋原本趴着的头抬起摇摇头又倒了下去,“老毛病老毛病。”老师还有十分钟到达,他脑海闪过很多画面。

小学时那几个有名的篮球队,兴欣蓝雨微草等等,他记得最惊讶的是跑他家蹭吃蹭喝的叶修居然就是篮球队兴欣的队长,让他笑的合不拢嘴的是蓝雨队长喻文州那球技。还有五六年级沐橙的抽屉,哦,对,叶修还说了什么来着。“那些人爱的是抽屉吧,就知道叫人托过来塞抽屉。”然后他硬拉着叶修奋斗了三天三夜把情书撕完了。印象深刻的是之后几天张佳乐说的那句:“你俩帮我撕呗,一大堆挑战书,激将法。”两人表示白眼。

“你们中午都去哪里吃饭了?”老师来了。接着是一阵嘈杂。

自习课,好学生被老师请去喝茶,中等生在教室预习,差生则和中等生一样。

入学考全班第一名周泽楷,第二名苏沐秋,接着三名苏沐秋就没记清了。前五名全是被老师叫出来了。班干部啊...他若有所思想了想,把想说出口的推辞嚼掉了。叶修那几个肯定讽刺自己的吧。

“好了我们现在要去看宿舍了,男生女生排好队啊。”教室瞬间只剩下寥寥无几的几个人。

“你们都是外宿的嘛,住哪呀?”一个女生撩撩头发,有意无意的向苏沐秋走去。

“五分钟不到。”一个人回答。

正在认真研究主题为“感恩父母的一封信”的苏沐秋转了转笔,似乎是没有什么思绪的样子。

“那个,你叫什么名字?我想和你做朋友可以吗?”刚刚发问的女生笑问着苏沐秋。

对于这种人,苏沐秋见多了,不能再多了。想起朋友戴妍琦写的那“你已经是个大男孩了,你应该要......然后和一群女人抢男人”类似的小说情节,他是真想哭。

“不好意思,同学,作文晚上就要交了。请不要打扰我。”他抬眸,捉摸不透的橙色眸子,以及莫名其妙的笑意。女生忍不住打了个冷战,说了几句“对不起对不起”便找其他外宿小伙伴去了。

“没想到戴妍琦的小说还挺管用的嘛。”——苏沐秋在心中感谢了好一番戴妍琦。

506的社长,周泽楷。苏沐秋在记事本上写着。

“待会放学...打篮球吗?”周泽楷有意无意的问。

被提问的人摆摆手,“我吗?我球技很烂的,看球还凑合。”周泽楷用笑回他一个“好的”。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几个人还在吧。去看看也无妨。

“三分!”远处一个比赛引起了苏沐秋的注意力,那不...叶修吗?还是那么喜欢红色嘛。他正想走过去却被一个有力的手拉住,“前辈...可以帮忙...?”

算了,迟点吧。

“手下留情啊。”

“不敢不敢,您可是学霸啊。”对面几人乐呵乐呵的,正打着如意算盘。

坐在休息长椅上的周泽楷端详着。

二十三分,三十二分,五十四分。漂亮的击掌声代替了结束的哨子声。苏沐秋扯起衣服擦汗,而看比赛女生们也越来越多了。

远处的叶修走过来了,“哟,不错嘛。”但他一脸“还是没我厉害啊”还是让苏沐秋十分不爽。叶修搭上他的肩,“几班?”

“14.”

“17.”外镇班还真是,属最好的就是1718,看他们教室在初二那边就十分清楚意思了。

“前辈?”周泽楷起身走来。

“这我同学叶修,江湖人称‘老阿姨’入学全年级第一。”“你好。”叶修伸出手以示友好,周泽楷也没有要拒绝的意思。苏沐秋与叶修叙旧 ,像是许久不见的兄弟。

“喂,我说,微草那是不是还是绿色。”苏沐秋问。

“对啊。”

“整天看见走进来的绿色校服就乐个不停?”

“嗯。”

“快快快!苏氏腐女要崛起了!”接着是一阵谈论和拍照声。

周伞的初中日常行为规范 chapter 1

·ooc,话废

·左周右伞,雷点慎入。

·除周伞无关荣耀

·除周伞全客串

开学季九月,正值秋季。苏沐秋起了个大早,望着床头柜上的笔记本电脑,估计还想着昨晚打游戏的事呢。穿好衣服,开始洗漱。他一边刷着牙,一边计算着路灯什么时候灭。这时,天还没亮呢。他可不打算早去。

确定好自己没有衣衫不整后,敲起自家妹妹的门,“沐橙,起床了吗?”

没有回答,他再敲几下。他轻轻推开门,最先入眼的是叠的无可挑剔的被子。这丫头...他在心里叹气,八成又去朋友家玩了。

苏沐秋打了一个哈欠,背起便携背包,准备出门。在确认好没有小偷会来,钥匙带了后,一个麻利的动作,锁好了门。他家所在的小区有个自供停车的地方,他很快就找到了那辆橙色自行车。

“两块钱。”服务员敲打了几下键盘。

“喏。”苏沐秋习惯性的把钱递了上去。

苏沐秋咬着两块吐司,把车停在学校的固定停车区。他看了看手表,嗯,有的是时间。今天是三天的学前教育之一,他看着初一级男生分班表许久才找到自己的名字。找了个近点的志愿者,问:“请问下初一十四班在哪?”正在谈笑的志愿者转过头,“教学楼一层...哥?”苏沐橙。“哇妹妹你居然做了志愿者抛弃了你哥哥。”苏沐橙哭笑不得,“什么呀,哥。”她又转向头,“介绍下,这我哥,苏沐秋。”女生们自然被他吸引住了,而他只是笑了笑便找班去了。

初一级每个班外都有很多家长,一楼四个班就够他挤的了,“麻烦让下,让一下。”他有点不同,他没有陪护人。刚接待完上一个同学的老师注意到他在盯那座位表,问:“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啊?”

他答:“苏沐秋。”

“啊,在那个位置,看到没就那。”

“嗯,看到了,谢谢老师。”

他的同桌似乎还没有来,他便先放下自己的椅子,把背包挂好,开始看循环的学校“导游”纪录片,最后当然少不了校长的顾名思义的鼓励。

然而在他第无数次无神看的时候,他的左边发出了点声音。同桌来了。他的同桌和他一样,头发有点长,不过发色不一样。他的同桌看起来是胆小性,他开始试探。

“苏沐秋。”

对方疑问地看着自己。然后他用大拇指指着自己的下巴道:“我叫苏沐秋。”

“周...泽...楷。”对方的声音有点小,但勉勉强强可以听得见,虽然说不知道会不会撞同音字。看到愣在那的苏沐秋,他拿起草稿本,写出个很好听,很好看的名字:周泽楷。他也跟着写:苏沐秋。

大概是几分钟后,家长陆陆续续地走了,老师拍了拍手掌,“大家可以尽情交流啊!”一个个开始询问道:“宿舍的东西整理好了吗?”

虽然说这个学校大多数是本地人,但外地人还是不少的。等轮到苏沐秋,他就回答:“老师,我不是住宿的。”虽然有些人住本地,却也为了好玩而住宿。

第一天晚上晚自修,下午选好的这三天的两个班长之一坐了出去当值日班长,大家的条件就是不能吵闹。后话,苏沐秋就对好友说了句:“那又怎么样,我们班,第一天就被上级批评。”

TBC.

【圣诞/雷安】

 雷x幼安
  cp雷安!雷安!雷安!ooc是我话废是我
  OK?
  “创世神耍我玩呢。”
  雷狮拆开刚刚送来的包裹,拆了一层又一层依旧再拆。
终于,他拆到最后一层。
  “安..安...安迷修!”他惊讶的望着包裹里那个小人,在平时,他不会如此惊讶。但是现在,在前几天,他非常肯定以及确定,安迷修被他杀了!这更让他坚信,创世神在耍他。
  “老大,怎么了?”佩利揉着眼才醒的样子走过来,“这...没马骑士?他不是前几天被...怎么会?”
  包裹中的安迷修像个拇指姑娘,很小,但还可以占据一个手掌。雷狮也终于忍不住这么安静,他进入洗手间,拿把舀子漂了水倒在安迷修的身上。“在下...”
  没错这就是安迷修,雷狮印象中最深的就是他献殷勤的一口一个“在下”。这习惯他化成灰他都记得。可恶心他了。
  安迷修快醒了。
  一向任性放纵的他也摆出平常的样子。
  “恶党?”
  “你好啊,傻逼骑士。”
   “这...是哪里?为什么恶党你看起来这么...巨大?还有我怎么感觉我湿漉漉的...?”这证实了安迷修全然不知自己处身什么情况。
  回答是雷狮的一脸玩味,“你前几天还记得吧。”
  手心上的人儿一颤,眼眸子缩成针状,“我...现在应该已经死了。”
  但是安迷修此刻又迅速反应,他应该在乎的是,这个恶党会如何对他。对于这个,雷狮与他对现在的情况一无所知。
  雷狮有意无意地“嗯~”了一下,安迷修就反应过来,大事不妙。“带你去超市买东西吧,怎么样?发扬光大你的骑士道?”
  “谁要湿漉漉的去啊。”安迷修打心里想跑。
  “走咯~”雷狮海盗团一向风格说干就干,何况是船长雷狮?他把安迷修塞到锁骨处的连帽上,任他吹冷风。
  正值冬季,安迷修本穿着的就是很少,再加上刚刚那一舀子水,想掐死雷狮的心都有了。不过还好,他庆幸他有骑士道。
  不知不觉,已经逛到第二层了,雷狮哼着小曲儿推车。“诶安迷修你要不要那个玩意?”雷狮指向婴儿区。理所当然的,安迷修回了一声:“滚。”
  “啊...雷狮...放我下来我有点...不舒服。”安迷修用带鼻音的语气说了这么句话,很不自然地挠起了脖子。
  谅他也跑不了。
  雷狮刚要把拎起的安迷修放下时,“pu”的一声,安迷修变成十几岁的少年。但安迷修并没有因此感到开心,因为这衣服,不跟着他变化同脚步!“恶党快回家!”很快,四五个女生走过来要拍照签名。
  “我家现在可没有人哦~”雷狮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露出玩味的表情,“说真的赶紧!”
  “喏。”雷狮领着他来到衣橱前丢给他一套西装。
  “雷狮这...”安迷修惊讶的看着这套西装。
  眼前的人十分流畅的打破了他的话,“没偷没抢,聚会被逼,爱穿不穿,随便怎样。”
  “请你出去,我要换衣服了。”
  “怎么,都是男人,介意什么?”
  最后,还是在安迷修灌输伟大的骑士道把雷狮赶出房间。“干什么啊,不都是男的,羞答答的,像个小姑娘似的。”
  门开了,安迷修从门后环视了下四周,“换好了?”雷狮从窗子上倒挂下来,头巾也随着变成两条直线。安迷修脸上带有几分羞涩,回答:“换好了...有点长。”
  大家都知道,海盗,是怎么使用资源的。
  “能穿就穿。”
  打的哈欠的佩利路过看到这幅景象,立马清醒,“老大,这判几年...?”好心的帕洛斯立马捂嘴走人。
   “那个...雷狮...我...”安迷修还没说完,雷狮就把他反扣在墙上,“你为什么要回来?”他的口气不小,却与他眼中神色格格不入。
  “这是什么问题?”
  “你总是这样,我..喜欢你啊。”
  安迷修,男,19,179,被比自己小一岁,高7cm的人表白了。安迷修别过头,“咳...咳咳你说什么?”
  “笨蛋,留下印记就不会走了是吗?”
  “等等?雷狮?嘶...”
  雷狮咬上安迷修的锁骨,很用力,似乎倾诉者不满又在祈求他不要走。
  “大哥他前几天在你格式化之后变得沉默寡言,平时的闹事也没有了。脸上的表情再也不是狂妄,所以,你能不能留下来,至少给大哥一个精神支柱。不接受他的告白也可以。”安迷修回忆完,卡米尔就告诉他之后的事情。
  End
  番外
  “安迷修安迷修!安没马!厨房出事了!”
  “干什么啊雷大猫,我起不来啊。你又用雷神之锤烤鱼了是不是!”